宣化上人
只要你心诚,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来教你的--宣化上人
浏览 22412次 2013-8-17 22:20:53 收藏

《师父:我生命中的至师(一)》

        -----摘自《金刚菩提海》月刊   林明銮 敬撰

「只要你心诚,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来教你的。」

-------------------------------------------------

 

    我认为师父根本没离开我们,他一直在暗中帮助我。说得更确切一点,透过阅读他的书、我做的笔记和聆听他的录音带开示,在在使我感到他对我的关心和指引;还有,当我遇到任何困难或遭受痛苦打击的时候,只要张口呼唤师父,他都会回应我;他也会在梦里教导我、提醒我、安慰我。他的无所不知,深化了我对他的信心,我常对着他的遗像和照片说话、礼拜,师父从无不应;这一事实,令我只有感动泪下的份儿。太不可思议了!他确实什么都知道──举凡我的种种念头和遭遇。当我哭泣的时候,他立刻令我去读他对弥勒菩萨作的偈颂:

 

你要问我笑甚么 我先问你哭什么

哭笑原非中道义 执着两边做甚么

一口喝尽愁怨水 双眼看破名利人

菩萨面目无人识 交臂失之自磋跎

〈录自《上宣下化老和尚追思纪念专集》卷二第326页〉

 

    让我再举个例子,证明师父的无所不知吧!有一次,在万佛圣城做晚课的时候,我感觉很恶心,我怀疑自己吃进去的那些外人带来的素食,其中可能有蛋;家母看到我那难看的脸色,非常苦恼和难过,就在供桌前好好训了我一顿。课诵完毕,我回到寮房,翻开经本,师父开了一帖法药给我,证明母亲的责备没错,他说得很妙:「不要打那么多妄想!穷打妄想,头发会变白。」不可思议吧?

    有一次,我决定开始试试双盘。本来我以单盘的姿势,最多只能坐上两个小时。此时,我突然产生一股冲动,跑去将我从前在「法界大学」读书所作的笔记给挖出来。这些笔记已搁在箱底好多年没去触碰了。正在披阅的当儿,一段话跃入眼帘,是师父1976年的打坐开示,他说: 

   「你若能打上双盘那最好,单盘也可以。修行不是腿的问题,是心的问题。如果你心里没有染污的念头,那么不论你用什么姿势,你都在用功;如果你有染污的念头,不管你用何种姿势,都不会有感应的。修道就是修心养性。修心,就是省视你的妄念,回光返照,省察自身。看看你有什么样的念头──是贪、是瞋、还是痴?如果你心念清净,那你就会在用功上得到感应。无论你打的是双盘、单盘、或散盘,你真正要做的事是:克制你的妄念。妄念制服了,智慧就现前;妄不除,真不显。」

    当我开始钻研佛法时,博学多闻是我的主要着眼点,所以特别侧重学理的探讨,而忽略了依教实行。我不知道真正的修行,乃是解行合一的。通过经典,师父点醒我「老实修行」的重要:

「你若知道许多佛法,却不去行,那无有是处的;反之,你若知道一点儿,就能把这一点儿给行出来,那才真有用!」

 

    师父一再重申修行的重要

「学佛法,一定要真正实行。」〈《华严经》第39品之二,第109页〉

又说:

「经教若没有落实在日用中,那么,经是经、你是你,绝对达不到『圆融无碍』。学以致用,是佛教里面最重要的部分。」〈《华严经》第39品之二 ,第216页〉

又说:

「学佛法,光是能知不能行,那不够的!你一定要躬行实践。」〈《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216页〉

还有:

「你若只求信解经义,却不修行,这没有用的。佛法首重实行,我们若是知道一分,就该把这一分行出来。知两分,就行两分。知与行之间应该没有扞格」〈《华严经》第11品,第二页〉

    我恰巧也读到师父作的一首偈颂,叫做「闻法不修行」,它是这样开头的:

终日闻法未修行

如聋若哑麻木了

 

他说,我们天天学佛法,可是却不修行,这就好比哑巴、聋子或白痴一样。君不闻:「有耳不闻圆顿教,有眼不识卢舍那。」

 

他还说:

闻法有何用?我们如果不是为了要修行而闻法,那又何必浪费时间呢?我们天天忙着来闻法,又不按照所学的修行为与所学相抵触。所以,我只能说这种人就好像哑巴、聋子或白痴似的。」

 

师父又称赞一位来自香港的居士,说他是「一位能将信念化为修行的人」、「真正的修道人」、「佛教行者」。他还说:若佛教徒个个都能像他一样,那佛教就会一天天地兴盛起来。可惜并非每位佛教徒皆能充分体认「把经义化为修行」的必要。(《华严经》第39品之六,第14)

他进一步又说:「你若能修持佛法,就是护持师父。」 (《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74)

 

没有善知识经常的提领,我们很轻易便会偏离正道和中道,而迷失目标,走向极端。我真幸运有师父一直监督着我,看我是打妄想啊?是进、是退?也察看我的毛病。

 

我试图改变自己的坏习气,可是没有完全放得下。俗语说:「本性难移。」我确有努力自新,可是无论我如何辛苦地想改过,它们依然「春风吹又生」。有些时候,我甚至替自己的过失找借口,为自己错误的行为和不当的念头做辩护律师;不过,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不对,并且耻于承认。一个夜晚,在「万佛圣城」的听经时分,师父沉缓地说道:

 

「如果我是老师,有学生不听我的话,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没有德行的缘故。」

 

听了他的话语,我感到十分惭愧;师父没有骂我不听话,反而怪他自己缺乏德行。我心想:「师父,不是您没有德行;是我没照您的教导做,恶习实在是太难改了!」之后,我为自己没能遵从他的教诲而忏悔。此事逼使我日后好好依师父教诲,去改善自己。

 

我如饥似渴般的吸收了他老人家的良教,并勤力运用于日常生活中。例如,我已不再对那些冲我来的恶意言辞、嘲讽有所反应;我学会如何充耳不闻,如偈中所说:「耳听尘事心不知」。不过,初发心勇猛易,持之以恒难。随时间之流逝,我很快地把学到的忘得一干二净;考验临头,我会浑然不觉。有时候,师父会给个预告──考验就要来了;其他时候,他则让我坐待考验发生,间接地透过读他书、听他录音带等等,来教我明白。 

 

提到这个,有件事可以拿来说说。某人跟我说了些颇不中听的话,这种不客气的指责,令我深感伤害;可是,我力持镇定,一言不发,待回到自己的房间,才无声啜泣起来。第二天,师父给我开了一帖良方

 

「你的分别心太重人家骂你,你就哭!你何必要分别这是好事、是坏事呢?你应该把称赞、骂辱看作一样,要如如不动嘛!」 (《华严经》第9品,第122-3)

 

有时,我会依适当时机,对人讲讲我所学到的佛法;得到的反应,好坏都有。师父对于此事有何看法呢?他说:「信佛要靠因缘。如果某人缘份到了,即使你说得不好,他也会信的;但是,如果这人与你无缘,就算你说得再好,他也不会信。而且,人也要有善根才能信!」 (《华严经序》卷二,第三门,第105-6)

 

学佛及研究佛法后,我开始忏悔往昔所造的过失。回想起自己自私、钻营自利、又放纵自己贪嗔痴的过去;师父曾费尽苦心,流血汗、不休息地教我们远离迷妄的路途,我定使师父深感失望吧?眼见我就要被昨日之非的悔恨和愧疚浪潮所淹没了,师父知道我精神上所遭受的压力和苦楚,就慈悲地安慰我:「那没什么,世界上的人都犯那个错;只要你能改,一切都没有问题的,我可以为你担当!」(《宣化上人纪念专集》第二册第256

 

这些话语是他用来安慰一位出家弟子她因愧疚往昔所犯的错,而老是低着头。

拜忏时,我每一拜,都在反省自己过去的不是;我的困扰是:我仍忘不了过去、也无法原谅自己。虽是忏过、也悔过了,有时我依然难断前愆;也许我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然真正忏悔,并且得到原谅了?因此,忏摩留给我的,唯有精神上的压力,和梳理昨非的无力感。师父又来救我了:「当你要开始重新做人的时候,过去的事一点都不要再去想了;否则你的心里便会有负担,好像背了个沉重的包袱在身上,让你不能向前面的光明大道迈进。」

 

他明白我已诚心忏悔,可是仍然陷在懊丧的情绪中,不能自拔;就又开了帖治忧恼的药方给我:

「忏悔则安乐,是则名为真忏悔。」

 

研究佛法,真是一件很值得的事。通过经典、《金刚菩提海》杂志、法要笔记,甚至讲经录音带,师父总能找到适当的机会来教导我。譬如说:缺乏定力的我,很容易被周遭环境的嘈杂所干扰。有一回,我在忍受妨碍入眠的噪音之余,干脆起身翻开经本,猜猜师父说什么来着?

 

「菩萨心静。心里静,就是永无烦恼,长保平和。心静就是快乐。静并非意谓『我喜欢安静,你们都要和我一样的安安静静』。不是那样的,如果你静得下来,静就在不静当中。俗语说:『闹市中好修行。』你若身处闹市也能静,那才是真功夫。你若是跑到一个人影儿也没有的地方,说你想图个安静;一旦真去到某个深山僻林中,结果怎么样了?你跟自己吵架啊?呼出一口气,说: 『唉!你没安静!』再吸上一口气,说:『唉!你没安静!』那烦恼就出来了。静,是指如果你是个会用功的人,那么处处皆静;如果你不会用功,那么就算你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也找不着!」 (《华严经》〈十地品〉第 82-3)

遇到的另外一个问题,来自于我邻居太太一成不变的声音;她一整天都在教琴,这重复、响亮的琴音,使我无法专心做每天的课诵,令我很苦恼。后来,终于忍无可忍了,只要她那边琴音一起,我就不修行,跑回房间。然后,我读到《楞严经》(8卷, 195), 师父教我们什么都别贪。他提到「有位修行人因贪图静谧,以致着魔」的事例。这吓坏我了!于是我试着改变对她那极响而又一再重复的乐音之憎恶,开始当她的歌声、琴音为我课诵的配乐,一如佛教每日课诵仪式时敲奏的法器声。有趣得很,从此她的乐声对我不再是那么刺激了。 

 

师父能察觉我的每一丝妄念。关于这一点,一度我曾经想要出家,因我感到:人生不外是痛苦,婚姻幸福只是一种错觉等等。不过我之所以想出家,主要来自我个人的那些痛苦、焦虑,与不愉快的考验,苦恼当然不是出家的正因。我的强烈执着,障碍我心愿的达成;而我仍然在这件事上打妄想,计划我人生的下一步。师父当然悉知我的念头,他适时而迅捷的劝言,有如清凉醍醐,消融我一切烦恼。我欣然研读他的反应:

 

「你的心念,佛菩萨都知道,他们有他心通,你骗不了他们,所以别打妄想!你若有这个因缘,该来的,一定会来;反之,如果你没有这个因缘,打妄想也打不来。」 (《华严经疏序》第一门,第95)

 

有人可能视上述的话语为侮辱,我倒觉得挺幽默,不啻为对治我这种妄想的灵丹妙药。

后来,我渴欲出家的念头再度兴起;此时,我的心理状态已较以前进步,所以师父给我不同的建言,他一直鼓励我大胆地跨出这成为大丈夫的第一步。无论何时,当我信手翻开经本,字里行间,在在流露出他的关怀:

「想出家就出家,不要光说而已!」〈《华严经》第七品,第48页〉

 

他这么跟我保证:

「有人反驳说:『你出家后,对于你父母或兄弟姊妹没什么好处。』那是错误的观念!出家修行,才是真正孝顺父母、真正利益你的兄弟姊妹。」〈《华严经》第第八品,第68页〉

接着又说:

「莫道出家是容易的,只因累世种菩提。」〈《华严经》第七品,第18页〉

他又说:

「出家之后,我们要改掉恼害众生的坏习惯,下定决心做正直的好人」〈《华严经》第39品之一第35页〉

而且:

「我会安排好时机,使他们都能顺利出家,没有障碍。」〈《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57页〉

 

后来,我出家的念头打消了,恰好师父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就这件事予我任何建议。

 

有一次,师父帮我做辩护。那时,我辞工专心研究佛法,某人怂恿我重回职场;她在摆着师父像的供桌前说:「你若是问师父,他会希望你去工作的!」我默默回到房间,翻开经本,师父一段有关前述的话语跃入眼帘:

「工作能有多好?它只会令你继续颠倒罢了!

 

我将师父的意见转述此人,她无言以对。

 

从几件事上,可以看出师父是鼓励我研究经典的:

「听经闻法最可贵,这比金钱能买得到的都好。你若有时间来研究佛法,那最好不过!」

「告诉我什么有意义?你认为什么事有意义?除了研究佛法了生脱死,人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都不能了生脱死!」〈《华严经疏序》第一门第61页〉

 

在家研究佛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世人眼里,工作赚钱,收益最大,至于家务事以及研究佛法,有空再说吧!我的作为,恰恰跟一般人相反,因此面临各式各样的反对。我很有耐性地接下各种言辞的攻击──侮辱、讥讽、嘲笑、指责等等。当时,我完全不曾对抗或反击他们,然而透过经本中的字句,师父倒成为我的辩护律师了。不过,有一次,我本打算和悦地跟人说出我的理由,象是:人为何不应以物质的标准,来衡量他人的成功与否。此后不久,我重又打开经本,发现还是以不回应为好。师父这么说的:

 

争是胜负心,与道相违背,

便生四相心,由何得三昧?

是非何须辩,真伪久自明,

智者见真实,愚者行虚伪,

善者学菩萨,恶者敢骂佛,

平等大悲心,普摄诸含识。

 

师父的法药总是适时而至。有一次,我遇上一个将我的耐性逼到底限的、极端困难的考验,即遭人家用言语反覆地辱骂,而我只是保持沉默和被动。在纯属巧合的机缘下,我刚好翻到此经的末页──那得很久以后,我才会读到的。一读之下,我大受震撼。后来,当我再循序渐进读到这一页,所感受的冲击,就不如第一次在遍体鳞伤之际读它那样来得强烈了。师父到底说给我什么妙法呢?

 

「释迦牟尼佛为使善财童子成佛道,所以要他忍人所不能忍,受人所不能受的境遇纵使有人嘲笑或侮辱你,你应该保持泰然自若的态度,来对待他们,不起爱恨亲疏之心。此时,你就会生出无生忍的善力身为一个修道人,无论人家对你怎样不好,你都要忍受。如果你能忍受人家的打骂,就是真修行人;若是你说你想成佛,被人家一打骂,你就受不了,那你在修什么呢?」〈《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270页〉

 

于遭人斥骂、打击、诋毁的当儿,师父给我许多忠告:

「即使身受殴辱、鞭笞的凌虐,直至四肢都被切除,也要保持不为所动。别人言语上侮辱你,修忍辱行的菩萨,一点儿都不生气或憎恨,也不报复〈《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74页〉

 

「有人骂你,你就受不了。有人打你,那就更难放下了……你不应该还有我这个念头为什么要生气呢?如果有人毁谤你,呵责你,他们就是你的善知识啊。人家为什么要说你不好呢?他们认为你应该更好,你有进步的余地,所以他们才告诉你。你应该从反面看,往好的一面看」〈《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212─3页〉

 

「忍不好修。忍若好修,就不会用它当作考验你有多少诚心的试金石了受到讥嘲或讪谤,不要起怨亲之心。」〈《华严经》第39品之五第216页〉

 

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我刚好抽出一本《金刚菩提海》杂志,里面一篇师父的文章吸引我的视线,因为它正好描述我此刻的处境。师父真是无所不知啊!

 

最近,我回顾自己多年前在万佛圣城所作的旧笔记,读到师父如下的字句:

「想修行,先忍苦。

想成佛,先受魔。」

 

突然间,我见到了光明,并且明白师父这些字句里的智慧了。在我没有研究佛法,和决定依照师父的教导修行以前,磨难反而没有现在这样多。他说:

「不找麻烦,也不怕麻烦。」

 

关于我的苦恼,我再也不怪别人,因为我知道:痛苦即是修行成功的先决条件。

 

当我有过错,需要纠正的时候,师父会立刻把这个缺失给指出来。有一次,我忍不住检视起他人的过失时,师父教我了:

 

「若瞅人不对,自己苦未了。」〈《宣化上人开示录》第九册第155─7页〉

无论什么时候,当我感到害怕或面临自己的问题时,我会带着问题去找这位心灵之父,他都会和蔼地立即回应,纾解我的忧愁苦恼。他说:

 

「你若感到内心不安乐,可以把心拿来,我会令它安乐。」

 

有一次,某人的过错令我十分着恼。我请求师父帮我去除我对此人的憎恶。他说道:

「人处世若能不动心,并且等视佛与众生,此人便能开大智慧佛与众生是一样的。只是佛已经觉悟,众生仍然执迷不悟。悟与迷不同,众生与佛相同你应该知道,众生跟佛本质上是一样的」〈《华严经》第九品第18页〉

 

后来,我决定从此不再谈论他人之过。数小时后,当我翻到此书同一章的第六页时,如:「菩萨不谈人之非。」师父以间接的方式,肯定了我的誓愿。

 

我持守这个誓愿达数天之久,一天晚上,有位长辈出于忧心,要求我就某对夫妻面临的问题出点意见。在跟他解说当中,我间接提到那导致甲方痛苦的乙方缺失。又过了数小时,当我下意识地取出多年前汇集师父嘉言的笔记本时,你猜师父说什么?

 

「迷人口说人是非。你想当迷人,还是当智者?若是想当迷人,那你可以随便说长道短。若是想当智者,切莫道人是非。你若说是说非,那不是道。」

 

他亦说:

「修行人无论行住坐卧,都应用功,不可说人闲话。时时谨言慎行。不道人长,留心己过。瞧瞧自身可有踰矩违戒。莫道旁人长短。不要谈论他人。批评是阴,赞美是阳,你要找出个中道。」

师父像医生,在因缘成熟时,他会讲适合我们每一个人的法,以对治我们各自无数的毛病,象是贪、瞋、痴。

 

「观诸因缘,应机说法。如世良医,因病下药。」〈《华严经》第九品第140页〉

 

最近,我看了一部电影,很同情剧中那位偷偷爱慕女主角的男主角。

 

后来,我一翻开经本,师父立刻谈到此事:

「无智众生为爱刺所毒与所伤

众生是什么因缘来到这个娑婆世界?

全是因为爱爱不重,不生娑婆

后来,他继续解说爱的九种害处。〈《华严经》第九品31─3页〉

 

师父的法适时而至,使弟子不但不会因有事而心被境界转,并能在尚可挽回之前,迅速意识到此事潜在的危险。

 

佛经以及师父的浅释,有如一面镜子,照出我们的过失、恶习、妄念等等。这些法虽然是很久以前说的,可是当我们最需要时,它会应时而至,如因病而与的特效药。师父的教导,的确是没有时间性的限制。佛教不像其他教,要它的信徒效忠、信靠于某一外在的心灵神祇;佛法教人探讨自性和开发本有的智慧,并非盲目的信仰。透过佛教因缘果报的法则,每件事的发生,都可以解释得通。像师父说的: 

 

「修道人应该时时回光反照,不要向外驰求,道不在外。」〈《宣化上人略传》第19页〉

我是在母亲的引领下,亲近这位明师的;若不是她,我将和我生命中最伟大的老师失之交臂。我愿意提一下关于师父帮我培养悲悯心的一件事。家母很慈悲,她总尽力帮助贫苦的人;她常被各式各样人家请托的问题缠得分不开身,我家的电话,常处于占线状态。虽然我们亦同情这些遭受痛苦的人,可是不断地被同样问题在一天内数次疲劳轰炸,直到问题解决为止,也会感到气恼与厌烦的。虽然面临着各种内在、外在的问题,然而母亲意欲助人的意念,已到使她愿意作某些个人牺牲的程度;她那份对人反覆请托的耐心,以及想方设法尽量满足他人要求的心量,确实可佩。

 

有些时候,我真惭愧自己及不上母亲和外婆她们那种能不断回应他人需要的善心。求援的声音之于她们,好似磁铁与铁沙那般,自然地相吸。她们像菩萨,永无厌止地,伸手将众生从苦海中救拔出来;她们虽然没有听闻或读过许多佛法(外婆不识字),她们却真正做到了佛经所要教导我们的事情,她们是善良、悲悯跟忍耐的缩影。一次,电话铃又响了,打电话的仍是同一人,他再度要求帮忙。当时,我虽然在做课诵,还是听得见双方的谈话;我有点儿着恼:此人又以同样的事情来麻烦母亲了,岂不知这些事已给母亲身心带来多少的劳累?你猜得到接下来是什么吗课诵完毕,我上楼读经,读到师父的话:

 

… 见来乞者,国王就生出悲悯心… 喜乐心… 尊敬心… 善友心… 广大心… 坚毅心… 精进心… 不退心… 舍弃王位之心以及… 遍及一切之心」(《华严经》第39品之六第39)

 

「对来乞者,生如子心… 如父母心… 是福田心… 稀有心。起慈益心… 坚固心… 如视师长心… 如视佛心… 待以大慈普遍布施,令其满足… 普施众生,而心无分别。」(同一品第42-3)

读了师父的话,我对于「应该如何看待那些不停地前来求援的人」的看法,全都改观了。我依然惊异,感激师父每一次的回应,他会用这种微妙且有震撼力的方式来教我。师父这么解释:

「华严境界,没有过去、现在、或未来。」

 

大圣者已超越时间的限制。因此,任何时候师父一说话,即使是录音带讲法,我们依然常常能够感受到过去、现在、未来之间的贯穿无碍。久远之前所说法,能在最恰当的时机,用来对治未来的病症。

 

回家以后,我们想模仿在万佛圣城的生活方式,例如:吃午餐的时候,播放师父的录音带开示。通过听他的录音带、读他的书、浅释,以及《金刚菩提海》杂志,我们一直从我们大慈悲大智慧的老师,已经领受到、也还在继续领受无尽的慈恩和无形的帮助。

 

农历新年的初一或初二,出了一桩有趣的事儿。我们一如往常,于午餐时分,随意挑了一卷师父的带子。你能想象他说了什么吗?「新年快乐!」说着,说着,他就开始规劝我们:新年时,哪些事不可做。

 

师父似乎依然跟我们在一起,后虚空中俯瞰着我们每一个人;一如他曾经引用过的:

「我从虚空来,回到虚空去。」(《宣化上人纪念专集》第23)

若是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他,那就是:师父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

如何能报他的慈爱呢我翻开《楞严经》(8257),得到师父的答覆:

… 听佛教诲行佛所教,牢记不忘。你

尊敬佛、依从佛,就是报了佛的深恩。」

 

我很惭愧,未能将师父所教的,付诸实行;可我还是很庆幸,能获得一位最棒的老师,一直在身边引领我一路走向菩提。我发愿:愿我在生生世世,都能幼年得遇师父,蒙其接引教诲。当我写到这篇文章的结语时,刚好拿起一本〈宣化上人示寂周年纪念专集〉,看到师父在356页处的字句:

「我会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他曾经跟一名新出家的沙弥说这话。我不禁要完全赞同这位沙弥的意见──师父无时无刻,都跟我们在一起。为了我们,他一直都在那儿,带领我们,沿着正路,直趣菩提。

说也奇怪,我抽出一本《宣化老和尚示寂周年暨万佛圣城成立二十周年纪念专集》,随手跳翻到426页,师父说:

「只要你心诚,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来教你的。」

 

我本来还想说更多关于「师父有多么了不起」云云。可是在写下这一令人难忘的事情后,我突然翻到这本纪念集(2的第295页,师父小声说道:「你不要到处去给我宣传。」为尊重他的意愿,虽然我还有许多话要说,也不得不在这儿打住了。我相信师父会一直帮助我的,不只这一生。唉!师父是我无法赞叹穷尽的。阿弥陀佛!

 

             弟子 林明銮 敬撰 于 公元 2004年 820

 

本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8052886号-1     工信部备案管理系统网址:  https://beian.miit.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