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精华
走进心灵世界---感恩百日楞严共修法会
浏览 21229次 2013-2-28 18:29:50 收藏

 

走进心灵世界---感恩百日楞严共修法会 

走进心灵世界---感恩百日楞严共修法会                                     -------河南濮阳张凤真
 
按:此
献给大家,愿大家诵楞严咒更有信心!感恩居士菩萨的虔诚的法供养,祝福慧双增,火焰化红莲!在生活中磨练自己!               
              
庄严、殊胜的道场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2012年9月23日,给单位请了一百天长假,十几人一行怀着对楞严经的恭敬对百日楞严法会的崇拜,兴致勃勃的拖着行李箱,以一副修行人的模样于山东菏泽站坐上了1281列南下的火车,经过龙川站的倒车于次日24号下午5点多到达潮州紫莲山佛母寺。一进紫莲山大门就能看到迎接来自全国各省市参会人员的大红条幅,山路两边插满彩旗。佛母寺山门上空悬飘大气球,石栏捧着红黄相间的朵朵锦秀彩球,上空拉满条条佛教旗帆,身穿“正法久住佛运昌盛”红色背心的义工们面带微笑,接迎一个个来宾同修。我们顿时被庄严、殊胜的佛家道场而渲染,惊叹不已。

   仅仅七个月,不到一年时间,圣空法师率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新建落成楞严佛刹,世罕见!山峰叠峦、道路盘旋,佛母寺一派正气盛况不是末学贫词寡文所能描述。若不是诸佛菩萨护法神的佑护,岂是人力所能为也?!

   接下来几天放焰口、斋天、佛母寺开光庆典、结界、千僧斋、入坛洒净、为百日楞严法会做好各种准备。来自全国各地的诸山长老,四众弟子聚会到此,此乃云来集菩萨会首佛母,祈愿佛陀正法久住,正气树天涯!
   

法会开始前,我参加了上海果严师兄带领上海楞严共修组人员拜山活动。从紫莲山山门到佛母寺天王殿,果严师兄领头、大家沿路右边一队排列,三步一拜,拜下去后默念三声“南无楞严会上佛菩萨”再起来,不急于赶路程,注重质量。我目光只看三步远,摄心于当下,当额头、身躯与被日光晒的热热的大地接触时,顿感大地的温暖与承载万物的包容,只觉自己和大地是一体的,和谐稳健,倍感亲切舒适。明觉路上的行人、车辆,又好像与我无关。现在想来这种心行一处的动中禅,不正是佛在《大念住经》中教给我们的四念住的亲身体会吗?

   手机上交(现在想来此是最正确最明智的决定):师父为了让大家安心入道,首先外息诸缘。参会人员必须强行手机上交,隔断了外界的干扰。接下来,法会三坛人员考试,法师第一注重的不是楞严咒的熟练程度而是德行,考试楞严咒不是掐表计算背一遍所用时间,而是法师任意点出一会,让你背诵。这样经过一天多的考核,三坛人员分好了。末学分在内坛。大家固定入座。当时,内坛约470人。

          天哪,没想到法会一开始就来个泰山压顶

    104号法会正式开始了。 说实话,在家从没一天诵过108遍,也没凌晨3点就起床。第一天,狼狈极了,不到凌晨3点就有同修起床了,我也随后起床,当时头脑清醒,很有信心的来到大殿。没想到半小时后,困的就不行了,那个昏沉啊,眼睛畏光睁不开,勉强看看周边,就像大病初愈的病人,贫血恶心不喜光耀、作声、喧闹;半小时不到腿疼、腰酸、双肩涨沉似有绳子捆绑、头昏,不断的更换姿势、身体动摇楞严咒就接不上了,甚至不知道诵到哪一会了,常常有诵第三会不留神就滑到第五会。盼望中午能休息会,当时人多,天热,半个小时的时间也没得休息。下午干脆比着书读吧,竟然磕磕绊绊的读不成句子。晚上630-8点这段时间法师讲课不能诵咒,第一天啊,诵完108遍快到夜里11点了,回去打扰同屋同修休息,干脆就在大殿休息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照旧困,在家时的自信没有了,我开始真的着急了。能不急吗?不会背诵了,108遍啊,怎么完成? 还有早晚拜佛各108拜、普7遍、发愿文21遍、晚上听法师讲经又诵不成咒,时间不够用的,着急上火、心力不够竟然口腔溃疡了。法师慈悲允许看着书读,就算比着书读,也要用舌头,口腔又溃疡,只记得当时嘴里唾沫多,咽唾沫时带有空气,这下好了,一会就打嗝,可能其他同修也存在我同样的情况,身边不断的传来打嗝声。哈哈,业障现前啊,现在想来还好笑,我当时真是消业障了。
   心力脆弱的如刚心肺复苏过的病榻衰竭患者、神志清醒有正常的生理反射,但又无力搭理身外的一切动静,是我体力透支还是冤亲债主找我索账,总之一向精神充沛的我此时在业力面前身不由己的遭受果报。在家是楞严咒共修带头人,到法会上竟然不会背诵了。楞严咒诵的昏暗如雾,一塌糊涂

内坛是盘腿坐着的,每个人的空间也就是60x70cm,被圣空法师戏称为蹲小号,大家一排一排的坐着,有似西藏喇嘛诵经的坐位方阵。平时虽然也坐坐,但不过一天总共两小时,不像内坛整天坐着,哎呀,别提第一天的难受劲啦。

以前听师父说过她第一次百日楞严法会时,不会背诵了,两眼无光。我想我不会这样。为了迎接师父20115月来河南濮阳讲楞严经第六卷,组建楞严共修小组;为了迎接百日楞严法会,带领大家每天晚上共修楞严咒两小时,一年多来从不懈怠有空就精进训练。所以就沾沾自喜、信心百倍认为自己不会出现业障,并且连书都不准备,到时候背诵就是了…… 哎呦,天哪,没想到法会一开始就来个泰山压顶。凭想象侥幸心理没用,自己的业力还要自己亲受。不培植福德、不遭受业报、不打好基础、不忏悔自己就想诵咒如行云流水、禅定如,真是做梦去吧。

妄念纷飞、舌头发僵,昏沉发困,速度上不去,用的时间就长,完不成任务不得休息,休息不够就困,恶性循环。心念时常出现停顿现象,念了上句不知下句,像蜗牛慢的用滞留这个词比喻较恰当,诵不动啊,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外蹦,诵一遍楞严咒差不多要八九分钟去了。哎呀没法了求加持吧:佛啊、菩萨啊、护法神啊、加持我啊、灌顶我啊、我磕头啊,诚心求啊,求了半天,还是困 

我不止一次的动摇:去中坛吧,中坛一天50遍就行了,还不用盘腿,压力小。可每当我打退堂鼓时,就有个念头:如果想舒服就别来这里,在家多好啊!你还是带头人哪,怎么带领他人?来参会是干什么的?在家几乎写遗书,还没到死的地步哪,就退缩了?!

圣空师托钵乞食、住山洞,不比这受罪啊,法会中义工们各个岗位个个尽职尽责,饭菜做好,不顽强战胜困难圆满法会,对得起谁啊?

圣空师经常下坐寻坛、监坛师父也扛着香板走来走去,对大众的修行负责任,从内心感恩不尽。一周过后,发真诚心,忏悔自己的身业、口业、意业、带上止语牌子,求佛菩萨加持,护法神护持,与自己的习气做抵抗。

终于21天过去了,不经意的感到诵咒时间缩短了,法师宣布楞严坛场建立。此时很多人明显感觉到身体酸痛减轻了,诵咒速度也快多了。大家诵咒的信心更足了。

 

关于吃饭,有很多故事

把晚饭去掉,少吃能量少了,第二天早晨就清醒些;不吃晚饭也能节省时间。早饭也不敢吃饱,喝一碗稀饭,如果吃主食,上午就困,于是把早晨的馒头也去掉。

提起取消早饭主食,还有教训:有次大斋堂早饭做了花卷,看见水灵精巧的花卷贪心不由得要了一个,几口就下咽了,当时很美味。七点上课,天哪,七点半就开始困了,整个上午浑浑噩噩,像吃了安眠药,当时自己只忏悔不该贪图口味,以后接受教训!没过几天大斋堂早晨又做了包子,心想包子馅多,面少,吃个没事吧?于是又禁不住诱惑,几口包子又下肚了,同样,上午还是时常点头,咒语飞扬。这一次,自己坚决下了决心,再好的主食也不吃了,吃几口舒服一会,困半天太难受了。从那以后,早饭我只喝稀饭再也没吃主食。这样一天的饭就是早晨一碗稀饭,中午一顿饭,晚饭不吃,这样早晨昏沉少多了,上午精力也好多了。如果还困就跪着诵、站着诵、实在不行就到外面拜佛。海青、搭衣都湿透,但内心却较前逐渐安详很多。经过拜佛忏悔,此时差不多诵一遍用六分钟。
      与我同去的师兄,在义工组。义工吃饭比参会人员早些,师兄看我每天打饭排队,想节省我的时间,于是就替我把饭打好,我到大斋堂就可直接吃饭。师兄心疼我恐怕我吃不饱,乘满满的一碗。寺院的饭食来自十方供养,我不敢剩饭吃得好饱。不好了,吃得太饱,胃肠消化需要气血,坐在内坛只犯困、当时好烦恼。于是告诉师兄还是我自己打饭吧,自己吃多少打多少,肚子不饥不饿,这样诵咒状态才好。怪不得出家人的钵叫“应量器”。 佛制食时、食存五观:
一、计功多少,量彼来处。
二、忖己德行,全缺应供。
三、防心离过,贪等为宗。
四、正事良药,为疗形枯。
五、为成道业,应受此食。
 

 

业障现前没商量,少说话利于修行
     待法会圆满后,我问回来的参会者关于业障现前的问题,他们说:有的人是法会一开始就业障现前,后来逐渐好转,越来越顺;也有很多人法会开始诵咒得力,到法会进行到70天80天以后业障出现;甚至有的一百天快要圆满时,出现。有个福建的出家师父,已经在内坛90天了,由于身体不支,疾病现前而不得不退单回去治病。有很多出家法师出现内心烦躁、疾病等事情,中途告退。圣空师本人也是常困得站起来,或者下坐拜佛,法师也小病几次,法师曾说有一事放不下,就是睡觉。能圆满一百天者,是为大福报大善根之人!末学敬佩!)

  有很多的细节,起心动念都会影响到诵咒速度。旁边同修发出微小的动静都会让心里起波澜,甚至烦恼。妄想的心、起伏的念头、各种动摇、几年前的事情都能浮想联翩。

还有个犯戒的例子:胸前戴着止语牌子,在路上遇到同乡,却总想交流几句。一次吃过早饭遇到同乡、告诉我:妄念多,舌头发硬,速度慢。我说妄念多是咱们平时多管闲事太多;舌头发硬,是咱们口业太重,废话太多了。这下好了,就像古大德所说: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整个上午我也云里雾里妄念不止,舌头像喝醉了酒,身坐殿堂内心荡漾,思绪万千种子翻翻。一次次的起来又一次次的下去。到11点下课也没诵到70遍,上午的任务没完成,下午就紧张了。从那以后知道止语的好处了,再见到同乡只是合掌微笑,问讯过去。事实证明少说话利于修行。

 

  法师“管制”,渐入佳境

  ●迟到者,在大殿门口跪香一小时,然后打三香板,迟到者吃香板后顶礼谢恩,面憨的回到本位,肯定专心诵咒了。大众面前下跪,哪个还敢再迟到第二次?!
   ●有的人坐功不够,到上午九点就坐不住了,老想往厕所开水房跑,法师安排义工在楼梯口守候,每个外出者要亮胸牌,由义工记下每个人外出时间,返回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看哪位经常外出,说明定力不够。
   ●诵咒数目,法师为了督促大家每天诵够108遍,让每排头一个人每天统计大家的数目,佛弟子不打妄语,如果没完成任务的哪个敢在楞严坛城内妄语说诵够了?!
   ●诵咒质量方面,法师经常抽查,让你背诵,如果不和实际,就到中坛或者外坛去。
   ●对待业障现前的人,打香板、纠正便好。困觉者,几次后还困者,也到中坛,或外坛去。
  ●为了不让人和人之间说话,影响净心,带上止语牌子。
  ●有的人诵咒不愿意看见乱境,有时转身一边、或到墙角面壁、或者到殿外行走诵咒,这些行为都不允许,法师要看到大家横竖成行,端坐抬头,神情自若,楞严三昧啊,哪个不愿意入定,都因弟子业障深重,心燥身摇,不悦本位。忏悔、忏悔、再忏悔。
    ……  ……
   内坛、中坛、外坛经常的考试,对参会人员的素质,不断的筛选。
   经过20多天的“强行管制”,大家的心逐渐清净下来,表现在能坐稳了坐久了,点头昏沉的少了,散心生事的少了,瑞相多了。
   早晨两个半小时诵咒不少于30遍、到上午11点要诵70遍,剩下的38遍下午收底,就这样形成了规律,每天都能顺利提前完成任务108遍。

49天过去了,此时的念头已经很少,诵咒时想的都是当日的事情、并且是一闪而过,诵咒速度更快了,最快时可以三四分钟一遍,此时是意念诵咒。期间,我曾经有过以秒计算的刹那间:无念心寂咒静。我也曾肉眼看到过两次大殿内东边的大佛像头顶肉髻放红光,多次看到三尊大佛像以及狮子大象塑像也放耀眼的光,每次放光都耀的整个大殿光明撤射、大众身心轻松清凉。法师法坐前的小佛像,也变得透亮。这些瑞相若不是我亲临现场,也许会猜疑。《楞严经》:镜交光处、十方如来一时出现。
     瑞相遍山,是楞严法会人员内心清净的体现!更充分说明楞严兴、佛法盛!我烦恼、躁动、向外攀缘驰骋了若干年的心,经过百日楞严修行法会内坛强制性训练,楞严神咒的加持力,现在终于消停安顿下来,此时的自在与快乐,前所未有。以后,我不会再“东张西望”“南辕北辙”。一门深入,勇往直前。

 

 

诵咒时,自己摸索出窍门:

1、起初是睁眼张嘴舌动,一句逐字念的;逐渐成为闭眼闭嘴止舌与微微睁眼、上下嘴唇离开缝隙、舌头微动或者舌头抵住上腭,交替诵咒;原因在于:憋气诵,容易咽喉炎,咳嗽,也伤气。当时咳嗽的人很多。闭嘴诵,心力不够。中医心主舌,心气通于舌伤心,伤血,血压上涌。嘴唇微开,咽鼓管内外气流压力均衡,耳朵迷路处不至于发赌,减少眩晕。人的活力在于气血的运营。(耳膜不会鼓开的人,不能进入医院高压氧仓吸氧)

2、千万别着急赶速度,曾有人为了赶遍数,竟然高压超过200mmhg,恶心头疼胸闷晕倒,不得不就医。有个赶在,还是多一个欲望,心不能入净。

3、坐着把腰部、双腿裹好,进了寒气,会膝盖滑膜炎、半月板挤压伤等病症。肩膀也要披上搭肩,肩周炎很不好治愈。累了就换模式,别太顽强宁死不屈,因我们的业报身不堪胜负。

4、诵咒殊胜时,盘腿端坐、身口意都安住本位,起初身体轻松舒适,大脑清凉,摄心为戒,置心一处,安于当下,在此念此,心念耳听,没有了身体的觉受,咒心、心咒,无一无二,了知一切、明了安详。不受周围人影响,诵咒是种享受,不愿起坐。

……

 

法师的燃身的伤疤,让我过目难忘

 在内坛第54天,在我身体轻松、心情愉悦、诵咒流畅、念头即将不起的时候,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说我父亲病危,希望我回去。说真的,我很不想回去,为了参加这次法会,我请假很困难,扣钱不说,单位正健康查体,领导不准外出;法会刚进行过半,修行刚刚有点门路,此时让我离开,我真的不想……但我还年轻,修行还有时间,家父病危,我在医院上班,老父亲需要我……我还是回家尽孝吧。于是我不着急不慌忙,到师父那里去说明情况。

圣空师两眼神,只望虚空,对我说,你父亲这次还真危险,你想尽孝就回去吧,以后还有机会。

就在我面见师父时,一个镜头让我敬佩、感动的泪流满面:圣空师知道我在医院上班,就用咨询的语调问我:寺里其他人烫的香疤都长平了,我的怎么还这么高出皮肤并且红肿疼痒?原来师父为了这次百日法会的成功,竟然燃身供佛--胸前“卍”、后背“戒”用燃香留疤的形式烫出字样,我看到师父红红的烫疤,(像有些疤痕体质的人,疤痕高出皮肤很多,红色是肉芽滋生炎症不退。师父不是疤痕体质,师父头顶的戒疤怎么就平滑哪?)这一幕,我理解了师父:心底海深般的容量;胸怀虚空般的无边;愿力如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般的地藏;用生命做抵押,用身躯做火炬,还有什么可说的?我顿时鼻子一酸,眼圈一红,本能的跪在师父面前,泪水流过下颚:师父,我父亲病危我没流泪,看到您为了正法久住、为了佛运昌盛、为了尽虚空遍法界众生离苦,您舍命护法,您众不二心,修法降诸魔、护法无私心、弘法东西南北中,空中来陆上行,弱小身躯狮子吼,弟子惭愧啊!师父告诉我佛母寺全体僧众和护法居士都燃香了。负责大斋堂的北京遇现师兄,我摸了她肩膀上香疤痕迹。有正行师父主法、有正信居士护法,此次法会如不成功岂有此理啊!诸佛意、诸佛喜!赞!

  流着泪在内坛外药师佛像、三圣像前磕头告别,带着对法会的留恋,带着对家父的挂碍,从潮州火车站启程了。在此感谢出租车周司机、吴司机,对广大参会人员的护送。
    我回来时,内坛还有308人。

是楞严咒神咒的威德加持力,是法师燃身加持,也是我父亲累世的善根、福德、因缘具足,在我回家的第八天,我父亲在佛号声中往生了。他面容安祥、面色自然、嘴角微笑、身体柔软、顶门温热,比平时还庄严、慈祥。家父往生的瑞像让我得到安慰。我在法会中,每天诵发愿文,就有一条,祈愿诸佛菩萨加持,我父母健在精进念佛,临命终神志清醒,心不颠倒、意不贪恋,应佛接引往生西方。我没有圆满一百天的法会,值得了!我把参加百日楞严法会的功德,回向给天下所有的父母,愿天下父母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我从法会回来,身边的人说我有变化。我自己也感觉到无论是听人们说话,还是办理一系列的事情,都随顺而办,办完也不想那么多。到现在,也能保持一颗平常心。感恩百日法会给我的加持!

回顾参会,若不是圣空法师和监坛法师、这么多参会人的共同修行,我很难能度过前期身体的疼痛不适与困魔的折磨。也没有后来的清凉与轻松。在此我万分的感恩诸佛菩萨护法神!感恩圣空师举办百日楞严修行法会!感恩百日法会所有人员!

几年前,我埋头于经书里,理论看了一大堆,了解到一点点的道理就以为自己知晓了什么,岂不知,研究菜谱,始终饥饿;开处方不吃药,病仍然不好。回家后,陪护父亲,助念送往生,安葬办理丧事,上班,层出不穷的俗事杂务,照顾变得百无聊赖、性情异常的老母亲,到目前为止我再没有一天诵到108遍。刚回来时犹如大风穿不透坚固墙壁的心境,现在也削弱了很多;淡定、安详、缓和、柔软的面容,现在也时常肌肉紧缩、眉飞色舞、入流有所了。在此,我忏悔我的虚荣和傲慢,这次百日楞严修行法会,让我珍惜、五体投地的跪下!

总结:
 
一、一般凡夫想修行要有个阿兰若清净环境、有善知识指导,同修们提携,自己精进这样更得力。出山的大德除外,他们处处阿兰若。愿佛母圣寺成为楞严佛子的阿兰若!

二、越精进业障越现前,这是好事。不要对自己的习气妥协!像圣空法师那样要发大愿,真干。只要坚持,就能柳暗花明。

三、诵楞严咒妄念纷飞,是每个人遇到的情况。只要坚持诵下去,不用管念头的起落,时间长了,随着诵咒时间增加,定力提高,念头自然消失。就像南怀瑾老人写的诗:

             秋风落叶乱为堆, 扫尽还来千百回。 

             一笑罢休闲处坐, 任他着地自成灰。

  四、修行,要少说话,多实干。不要争论、不要自以为是。修行切戒自私。真理,只是我们听说的,不是我们亲证的,就不是我们的。我们没证悟本来前都是盲人摸象,老老实实修法,四念住着手。

五、在念头上、改习气上下功夫。心外无佛,佛外无心。我们学习六祖慧能大师三无“禅法”:无念、无相、无住。三无一体,运用日常。如果我们做不到,回家后遇到事境又生烦恼,就是定力不够。虽然百日法会结束了,我们要保持法会精神,念此在此,心不离道、道不离心、成线成片,绵绵不断,天长日久,就会正见、正定。成佛有望!祈请楞严正法久住! 祝愿同修早证菩提!  

                                   无识合十   2013.02.18  于静舍

转自圣空法师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19b46f0101bhln.html

下一篇:楞严之光

本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8052886号-1     工信部备案管理系统网址:  https://beian.miit.gov.cn